103.吃醋到睡不着

小说:每个女孩都有梦 作者:缪俊
    103.吃醋到睡不着。。。。。兰克说:“是的,你的名字是你父母把你丢到福利社之后给你起的,表示一切还没有晚,希望你能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,事实上,你也做到了,真是不敢相信你是咱们福利社出来的孩子……时光啊……”

    迟未晚皱了皱眉,继续说道:“那您现在还知道他们的地址在哪儿吗?”

    兰克挠了挠脑袋,“我记得好像是在幸福街一百八十九号,其实我也记不得了,到底是一百多少号来着,我也不大清楚,你要去找你的亲生父母吗?”

    迟未晚嗯了一声,“稀里糊涂的过了这些年,总得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吧,其实我也知道你们都劝我不要去寻找,这根本没意义,但……这也算是我的心愿之一,不管最后是什么结果,不管我的父母是出于什么抛弃的我,我都不会有任何意见或者抱怨的。”

    兰克摸了摸迟未晚的脑袋,“晚晚,从小你就最善良,现在长大了依然这么善良……很高兴我还能在这么大一把年纪的时候看见你,你想做什么决定就去做吧,只是希望你以后能经常来,找我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听起来很平淡,但是却能够触及到迟未晚的内心,好像在朦胧的记忆里,也有人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和自己说话,那:募且渎那逦,像是云雾散开一般。

    一束光招进来,迟未晚清楚的看见,在记忆里面如此说话的人,就是兰克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触摸着兰克有些干枯的手,温柔的笑道:“我会经常过来陪您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告别兰克的时候,迟未晚抬起头看了看天空,不得不说,当一些渐渐走向她所希望路径,如同阳光照耀在地上一样,她终于感觉到人生似乎有价值了。

    约莫晚上七八点的时候,陈锦书打了个电话给她。

    “请问书书有什么事情吗?”迟未晚问。

    陈锦书沉默了一下,在电话那头,微微的说道:“想见你。”

    迟未晚不禁嗤笑一声,“想见我?我记得昨天晚上我好像说了让您不开心的话,所以您不开心的把我丢在餐厅就走了呢,今天跟我说想见我?陈少的想法还真是一天一个样儿。”

    陈锦书又沉默了一下,“你能不能不要叫我陈少,叫我书书多好听。”

    迟未晚懒洋洋的回答:“好,那就书书,这位书书朋友,我今晚没空见男人,而且经过昨晚陈少把我丢在餐厅的这个行为,我发现我对男人过敏了,你别靠近我,男人靠近我会起包包的,要是没什么事儿,我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迟未晚就立刻挂断了电话,她确实挺讨厌陈锦书的行为的,甭管她说了什么他作为一个男人就不应该把女人给丢在餐厅,所以她最近也懒得搭理陈锦书了。

    乔伊打了个电话过来,“迟总,请你吃个饭?”

    迟未晚一摸脑袋,“嘿,我这还挺忙的,怎么突然要请我吃饭?”

    乔伊自豪的说道:“一会儿见面再说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见面在一个比较热闹的酒吧,迟未晚感觉这DJ放的歌太大声,震耳欲聋的,她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:“怎么吃个饭还跑酒吧来了?怎么个意思搞得这么嗨?”

    乔伊嘿嘿一笑,“告诉你个好消息,咱们迟氏集团终于在暮光城成功上市第二家公司。”

    迟未晚知道这件事情,乔木都给她说了,只是她忙的没空和乔伊庆祝,如今被他如此自豪的说起来,也乐道:“那确实,没想到你这个跨界的总裁当的还不错,其实最开始我只是抱着让你玩玩的态度去当着玩儿的,没想到你还真的能把公司运作起来。”

    乔伊拿起酒杯跟迟未晚碰了一杯,笑嘻嘻的说道:“那可不,虽然说刚入职的时候,大家都挺针对我的,现在一切都是值得的,现在我贼他妈有成就感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,千晚?”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传入了两个人的耳边。

    迟未晚抬起醉眸一看,一个男人正站在自己的面前,这个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前几天迟未晚拐回去的林天宇。

    如今在这个酒吧相逢了,两个人四目相对,迟未晚略微有些尴尬,迟未晚率先说话,“这位先生我们见过吗?”

    林天宇一脸怒气,“别装了,千晚我认识你,你别装了,之前你说你也喜欢梵高,然后跟我回去以后,不知道用了什么迷魂的东西把我迷倒,还害得我被西门集团问责!可让我找到你了!”

    迟未晚看着对方是来找茬的,他估计也是记得了之前发生过的一切事情,她站起来,淡然如斯的说道:“对,没错,我就是千晚,还有那天晚上,那天晚上是你要带我去你家的,而且,你睡了我我还没找你负责,你居然说我让你被什么设么问责,这能怪我?”

    林天宇看着对方死皮赖脸的不承认,立刻说道:“你别装了,我助理都说了,那天晚上我打电话回去撤回了关于对尉迟寒集团的投资,可是我对那天晚上的事情一点记忆都没有,肯定是你从中作祟,你太过分了,你利用我对艺术的喜欢,肯定是你给我下了什么药!”

    大概是这边两个人太显眼了,热闹的酒吧突然变得寂静起来,大家都好奇的望向这边了。

    虽然迟未晚现在还不太出名,但是林天宇也算得上是名人了,在这种场合和一个女人在这里对峙,当然还是挺显眼的。

    乔伊不动声色的站起来,道:“这,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误会,你也听到了,刚刚他自己说了,是他自己打电话给助理说取消投资的,跟我有什么关系,好笑,怎么着,你自己意乱情迷之后做的事情赖到了我身上?林总,你也是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的人了,这点道理不懂?”

    乔伊站在林天宇的面前,仔细打量了一下林天宇,确定了其身份了以后,伸出手把迟未晚护在身后,虎视眈眈的说道:“您就是融汇集团的林总吧,都说林总是个性情中人,没想到自己的问题居然赖到女人的身上,这传出去可不太好听。”

    林天宇看了看乔伊,他认识乔伊,嘲讽道:“跟你有什么关系,你不过只是一个医生而已,医生来商场上经商,听起来就让人觉得笑话。”

    乔伊毕竟还没有被这种有身价的人怼过,当场就说不出话来,被怼的脸通红。

    迟未晚正打算出来帮乔伊说几句,就在这个时候,陈锦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,他走到林天宇的面前,冷然的说道:“林总看起来很闲?千晚是我的女朋友,请问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林天宇看见陈锦书的一刹那,眼神一震,奇怪的说道:“你说她是你的女朋友?千晚?”

    陈锦书不悦的警告道:“林总对我的女朋友稍微保持点距离。”

    林天宇看见陈锦书眼底里愠怒的眼神,当下抖了一下,立刻说道: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陈少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坐在桌子上,气氛有些尴尬,乔伊有些坐不住了,站起来,咳了一声道:“那个我还有其他的事情,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陈锦书率先说道:“你和那个林天宇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面对陈锦书的疑问,迟未晚一点也没含糊也没掩盖,直截了当的说道:“没什么关系,就是和他睡过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陈锦书听见迟未晚这么一说,沉沉的回答道:“你有没有把我当成你的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提什么男朋友,陈少你配当我男朋友么?哪儿有男朋友把女朋友丢在饭店的,而且,陈少也知道我是个比较随意的女人,所以你要是觉得我能忠心对一个男人的话,那肯定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陈锦书压低了声音问道:“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我就是个渣女,我对待感情也不认真,我年纪还比你小,我对感情就是那么随心随性,看上哪个男人没准就可以相约睡一夜,陈少要是觉得我这个女人不太好,那你就别和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迟未晚收拾了东西,也打算离开,没成想被陈锦书一手给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千晚,有些话可以好好说,之前我不是故意把你丢在饭店的,这是我的不对劲,我也不是什么圣人,我也会生气,你明明知道我现在喜欢你,你却老是在我面前提之前那个女人,你明知道我对她心怀愧疚,你却还说来刺激我。”

    迟未晚回过头,冷笑一声道:“我为什么不能说来刺激你?你喜欢我不过只是因为我长得像你前妻罢了,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喜欢当别人的替身吧?我今天还把话给你说清楚,你如果老是忘不掉你前妻,你就别想着来找我当替身,我没那兴趣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迟未晚要离开,陈锦书顺手一拉就把迟未晚给拉到了怀抱里。

    他声音有些沙哑磁性,“我没有想过要你当谁的替身,我喜欢的就是你,但是你却只是会说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迟未晚闯入了陈锦书的眸子,她看见陈锦书眸子里面严肃和浓浓的情愫。

    这是迟未晚第一次看见陈锦书眼底的感情,她瞬间没有了火气,只是愣愣的看着陈锦书。

    “我从你的眼睛里面看出来,你也喜欢我,是不是?”陈锦书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迟未晚回过神来,想要把陈锦书推走,但是没想到,陈锦书抓她抓的特别紧,她根本挣脱不掉。

    “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,你愿意听吗?”他又问。

    迟未晚别过脑袋,“我不愿意,你给我一个我听你说话的理由?”

    陈锦书压根没有想,直接说道:“当我义无反顾的冲进火场打算跟你生死与共的时候,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给你一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迟未晚愣住了,当他现在用极尽温柔的语气跟她说话的时候,就想到了他好久好久以前,恶毒的话也是从这样一张嘴里说出来,时过境迁,原来什么都是可以改变的,感情也是。

    像是魔怔了一样,迟未晚勾唇一笑,“你都这么说了,我要是再不给你个机会,想必我都不配为人了吧,好,你说怎么样,就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出了酒吧,上了他的车,当夜市开始,整个城市放纵起来。

    霓虹闪烁,灯光一盏盏的略过迟未晚的美丽漂亮的脸,陈锦书偏过头看了一眼迟未晚,才说道:“直觉告诉我你没有和林天宇做过什么。”

    迟未晚眯着眸子,淡淡的问:“你又知道了?怎么了,你在林天宇的家里面放置了摄像头了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如果林天宇真的跟你有什么话的,他不可能那么气呼呼的找你对质,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迟未晚摇摇头,“我什么也没做过,林天宇是什么人,背后靠着西门集团,那我能敢对他做点什么?假使我做了什么,请问,陈少你会;の颐矗俊包br/>
    陈锦书不假思索的回答:“当然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我得罪了西门集团,你会;の颐矗俊包br/>
    陈锦书迟疑了一下,“当然会;つ,不过西门集团……”

    “西门集团怎么了,难道这天底下还有你陈氏集团搞不定的东西?”

    陈锦书把车停在别墅外面的车库里,外面淅淅沥沥的开始下起小雨,陈锦书拍了拍身上的西装,然后对着迟未晚说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说有没有我陈锦书搞不定的东西,那我告诉你,多了去了,但是谁要欺负你,或者对你不好,对你另有心思,我就会一一搞定。”

    尹妈看见迟未晚到访,当下就懂事的说道:“我去给太太熬点鸡汤,外面下雨了,喝点鸡汤补补。”

    迟未晚说了一句不用,突然又觉得哪儿不对劲儿,她狐疑的说道:“太太?您是不是喊错了?”

    尹妈尴尬的一笑,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您和之前的陈太太实在是太相似了,我才认错人了,千晚小姐,我去给您熬点鸡汤。”

    等到陈锦书洗完澡出来,迟未晚脱掉自己的衣服坐在床边,点燃了一支香烟,淡淡的说道:“如果陈少觉得救了我是个我必须要回报你的理由,那么我觉得,我可以给你我可以给的一切,今晚我是陈少的,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陈锦书有些贪婪的看着迟未晚的身子,不过很快,他就收敛了神色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今晚我不会碰你的。”

    迟未晚好奇的盯着陈锦书,勾唇道:“不会碰我?你把我带来你家不就是为了这些下流事吗?你需要的话我当然可以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陈锦书走到了迟未晚的面前,伸出手捏住了她的小鼻子,笑道:“当然不是了,我只是想和你待在一起罢了,而且你以为我叫你来我家就是了睡在一起?我陈锦书再怎么饿,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迟未晚把烟灭掉,“怎么,你看不起我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一顿美味佳肴摆在你的面前,你饿极了你也不能狼吞虎咽的吃,而是要庄严的,在一个最好的环境下,然后使用一些最名贵的餐具,细嚼慢咽,吞咽的每一次动作都必须温柔,吃的每一口都回味无穷,这才不能辜负美食。”

    迟未晚自己先跑到陈锦书的床上,“哦,敢情现在是把我当做美食了。”

    在陈锦书的床上滚来滚去,还挺舒服的,要知道,以前的迟未晚要是来到他的房间触摸了一下床头柜,他都能生气的蹦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跟一只猫似的在床上滚来滚去,陈锦书无奈道:“你可以先把衣服穿好,要不我让尹妈去给你找一套睡衣穿,外面下着雨,你这样没准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尹妈老早就准备好了睡衣敲了敲门,“先生,我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迟未晚跳下床,然后开门拿到睡衣,利索穿上,旁边的陈锦书有些惊讶,道:“这睡衣的尺寸真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迟未晚一愣,这哪儿是适合自己。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自己的睡衣,要说这尹妈也真是的,心可真大啊,居然把前任的衣服拿给她穿。

    等等,这本来就是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看着陈锦书疑惑的表情,迟未晚淡然如斯的说道:“很正常,你不是说我和你前妻长得比较相似吗?这长得相似身材肯定也差不多啊,能穿上有什么奇怪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好奇而已,也许这也是暗示你可以当陈家的太太吧。”

    迟未晚伸出手托着下巴,问道:“既然陈少叫我来也没什么事,那我也不是那种随意在男人家睡觉的女人,要是没什么事儿能劳烦你把我送回去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事,有些事情我想跟晚晚说,以后在社交场合,晚晚能尽量少接触男人吗?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起话来有些恳求的意味。

    迟未晚觉得好笑,她斜睨了一眼陈锦书,“凭什么我要少接触男人,我是说过和陈少是男女朋友,可是我又没说过我是什么好女人,我干嘛要少接触男人?给我个理由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会吃醋到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每个女孩都有梦,搜神TXT,蛮荒记txt,山海TXT,蛮荒记
版权所有 绿茶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jiameihao.cn